首页 | 联系我们
启东市格莱特石化设备厂
产品展示
混合器
旋转阀
静态混合器
喷射泵
喷射器
动态混合器
管道过滤器
自清洗过滤器
空气过滤器
灭菌过滤器
精细过滤器
滤件系列
粉体输送设备
粉体混合设备
蒸汽减温器
更多产品>>>   
     
  新闻动态 旋转阀、混合器、喷射泵、喷射器专业制造商
特朗普的贸易战意味着什么?
发布时间: 2019-10-18
  上周五,美中贸易谈判后,特朗普总统对双方就部分议题达成的意向所做的渲染引发了相当大的争议。北京截然不同的低调回应显得谨慎,也表现出戒心。而特朗普政府在关键的贸易谈判前后发布的一系列针对中国在新疆践踏人权的惩罚性举措,及对在美中国外交人员的活动限制,令两国达成贸议协议的前景更为复杂。
  刚刚结束的一轮美中贸易谈判虽然在较小范围取得了进展,双方各有让步也被视为有意愿就达成一个全面贸易协议而继续谈判。
  但是,白宫方面所说的双方取得“实质性的第一阶段协议”的说法并没有得到中方的呼应。官方媒体新华社在报道中称“双方在农业、知识产权保护、汇率、金融服务、扩大贸易合作、技术转让、争端解决等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
  新华社的报道并没有提到双方达成协议,或分段协议。该报道只是说:“双方讨论了后续磋商安排,同意共同朝最终达成协议的方向努力。”
  彭博社的一篇被广泛转载的报道,披露了中方希望在两国首脑签署“第一阶段协议”前与美方进一步谈判。
  特朗普谈判后在白宫接见刘鹤等人时对双方谈判的进展大加称赞,特别强调了中方同意每年购买价值400亿到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中国购买美国农产品在2012年时达到峰值,当年购买了价值294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而自那以后,中国每年购买美国农产品的数量逐渐减少,到2018年时,仅购买了价值163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
  北京没有证实特朗普宣称的农产品购买规模。在官方媒体报道中甚至没有提到这方面的承诺。
  中方的承诺换取美方同意取消原定本周二启动的将对2千5百亿美元输美中国商品加征5%关税的计划。美方已经对这些中国输美产品征收25%的关税。
  彭博社报道透露出中方希望通过进一步谈判,要求美国取消最后一道关税威胁,即12月15日开始对剩余中国输美商品征收15%的关税。华尔街主要证券公司沃特海姆公司前合伙人丽兹·匹克在为The Hill撰写的一篇观点文章中说,白宫对去除那15%的关税或许会显得迟疑,因为那样将会在未来谈判时失去一个筹码。
  白宫方面宣布的谈判成果中还包括在知识产权、市场准入,以及货币等方面的进展。但特朗普所说的协议,事实上尚未形成文本,也没有发布双方在这些议题上取得哪些具体的进展。
  特朗普一改一直以来坚持要大协议,否则不会签的姿态,认可“第一阶段协议”。但因为“第一阶段协议”中尚未涉及美方最重视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强迫技术转让、产业政策以及补贴等,甚至不包括美方坚持强调的一个执行机制,加之谈判缺乏透明,招致大量批评和质疑。很多意见认为他是为竞选连任,在进入大选年时为稳定市场而做出这样的妥协,更糟糕的是,他对谈判成果的渲染 ,却因北京表现出疑虑而令人对其成效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中国商务和政治经济项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推文中质疑:“新华社报道说双方谈判取得‘实质性进展’,但没有说达成协议。如果双方不认为有协议,那就是没有协议。”
  但前沃特海姆公司合伙人匹克则撰文对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政策作了辩护。她认为双方都需要一个协议,因为9月中国出口连续第5个月下滑,跌幅达3.2%; 而进口8.5%在加剧恶化。而美国制造业部门放缓,商业支出受贸易摩擦造成的不确定性影响而趋紧。但美国消费者却没有捂住口袋。密歇根大学最近发布的消费者信心指数超出预期,达到96.3。
  她认为美国从这个半瓶子协议中赢得的还有中国承诺增购美国农产品、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并同意在北京和华盛顿建立办公室,解决两国间的贸易争端。
  匹克认为特朗普在贸易上对抗北京的做法改变了一切:美国公司已经降低了对中国的依赖,将其供应链多样化,转向其他亚洲国家和欧洲国家。
  匹克指出,特朗普对北京的贸易战,将北京在贸易上的不诚实和不公平做法曝露给世人。谈及近期的NBA事件,她认为“美国人正在目睹专制共产党国家霸凌的不只是其国民,更有全世界的商业伙伴。”
  尽管匹克认为美国从这个半瓶子协议中有5大斩获,而华尔街日报则认为中方是此轮谈判的赢家,原因是其成功地运用了“拖字诀”。中国在谈判中成功地拖延了新增关税的计划,但未能令美方消除现有关税。
  华尔街日报报道说,北京官员透露,北京当前的计划是,继续和华盛顿的官员谈判,同时避免答应他们提出的所有要求。
  此前,中方官员在北京已经告诉前去谈判的美方官员,说中方在本轮谈判中将不会谈及产业政策和补贴的问题。而这样要求实施上就是缩小了谈判的范围,而且北京方面坚持要将上述美方视为关键的问题从谈判桌上拿掉。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葛来仪在其推文中基于华尔街日报报道提出一个问题:“习近平真的会去要一个除了推迟增加关税对中国没什么好处的协议,而且中方还要做出一些承诺?或许者其中还有些什么?”
  凯投宏观在新加坡的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认为,特朗普面临竞选连任,需要拿出和中国在贸易上的战果来。
  但特朗普也需要平抚长时间的贸易战带给市场的不确定性,甚至最终导致经济走向衰退。
  埃文斯-普里查德说:“我认为从双方经济表现来看,或许贸易战受到过分关注。如果你看看贸易战对双方经济造成的影响,会发现其实很小,甚至比我们近期所预期的还要小。”
  该经济分析机构认为,美国经济的确在放缓,但应该不会陷入衰退。至于中国,埃文斯-普里查德说:“(中国)经济虽然处境不佳,但今年至今表现得相当好。这也说明它为什么没有急于不计代价地要和美国达成协议。”
  他认为,从中也可以看到中国经济的韧性,但仍提醒中国经济可能在今后的若干季度里将会面临和贸易战完全无关的压力带来风险,那样会令中国有些紧迫感,希望美方取消现有关税。
  但是,双方要的协议并不是现在的“第一阶段协议”,因为它涵盖的问题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贸易专家威廉·莱因施在谈判前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对美方要求其在产业政策、补贴和国企等方面做出改变的要求没有做出妥协。
  莱因施说:“例如,我们想要他们在补贴和国有企业方面做出改变,基本上是希望其转向西方市场经济。习近平则反向而行。而且,我们所要求的意味着中共管控的削弱。他们不会答应。”
  这将会令双方很难谈成协议。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亚洲经济项目负责人,中国经济专家史剑道在上周五下午接受CNBC采访时预计,双方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后,选前或将不会有进展。他说,尽管特朗普表示,美中贸易协议将分两到三个阶段,史剑道则认为第一阶段结束后就不大会有进展了。他说,特朗普将面临民主党竞选对手在贸易政策上的挑战,同时,国会和中国在许多问题上有争议,这些都不会令特朗普政府有推进贸易政策的意愿。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贸易专家加里·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则认为,这对特朗普却不那么简单。他说:“以往贸易在美国总统选举中算不上重要话题。但在2020年将会是个例外,因为特朗普的政策中贸易占据很大一部分。”
  哈夫鲍尔说,他希望自己被视为一个超级鹰派,一个对华最强硬的鹰派领袖。
  埃文斯-普里查德认为,特朗普在进入大选之年时需要拿出一个有意义的对华贸易协议;如果他进入选战在贸易方面却没有什么收获,将会被视为打了败仗。土耳其暂停叙利亚进攻,“允许库尔德人撤军”
更多
 
 

2009 - 2018 启东市格莱特石化设备厂  商道企业网站营销自助管理系统  网站管理  

主营产品: 混合器_静态混合器_再生喷射器_汽水混合器_防爆电器_液压机_剪板机_电动润滑泵_静态混合器_方管价格_喷射器